今年暑假,江蘇淮安市淮安區教師張強(化名)有些歡喜有些愁。喜的是,他的孩子考上了淮安地區最好的高中淮陰中學;愁的是,他被自己的工作單位文通中學辭退。
  文通中學是一所民辦初中,歸屬淮安中學教育集團,在該集團下麵還有一所高中——淮安中學。張強被辭退的原因是,他沒有把學習成績優秀的孩子送到集團旗下的淮安中學,而是報考了其他高中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,此次被辭退的教師共有9名——淮安中學1名,文通中學8名。這9名教師幾乎都是學校里的骨幹教師。
  9名教師被辭退緣於該集團內部一個不成文的規定——成績優秀的教師子女如不報考本集團學校,教師將被解聘。從2007年開始就有教師為此被辭退,截至目前,被辭退的教師數量已超過20人。
  教師子女必須報考集團內學校,否則教師會被解聘
  今年5月16日是中考報志願的前一天,張強接到學校通知去開會。還有4位教師也被叫去開會,儘管他們的年級和學科都不同,但相同之處是孩子馬上要參加中考。
  張強回憶,給他們開會的是文通中學校長吳留兵。吳留兵當場宣佈:集團規定他們的孩子必須報考集團內的淮安中學,否則會被解聘。吳留兵說集團董事長高尚梅專門打電話給他。這並不是學校的規定,而是集團的規定。
  現場就有老師反駁,認為學校要尊重孩子自願選擇學校的權利。但最後雙方爭吵沒有談下去。在這之前,張強的孩子所在的班級填報志願,班主任讓孩子把志願填成“淮安中學”。
  5月18日晚上12點是教育局規定的填報志願截止日期。當晚,張強讓孩子填寫“淮陰中學”。
  6月22日,文通中學公佈了新的初三和新初二教師名單。張強發現,7位教師沒有被排課,其中有兩對夫妻。當時有教師專門打電話給學校領導,對方表示接到通知暫不給7位老師排課。
  6月26日中考分數公佈。4天后,淮陰中學分數線公佈。5個孩子的中考成績都超過了淮陰中學錄取的分數線。
  7月1日,有教師在學校會計室看到一個校長室的通知,上面註明7名教師工資停發。張強稱此前他們從未收到過學校任何通知。
  7名教師質問校長: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,涉及職工切身利益的重大決定,需要通過職教會投票決定。校長當場並未作答。第二天校長給的答覆是7位教師的工資一分不會少。7位教師提出要繼續留在學校工作,學校無權單方解除勞動合同。但校方並未理睬。
  張強認為這是個不公平政策。他反問校長,董事長也是集團一分子,她的孩子送到北京上學,為何不用處理?如果集團要創辦一個民辦大專,那集團教職工也要把孩子送到大專嗎?
  後來,張強等教師找到勞動監察大隊,對方讓學校出具書面解聘通知才予以受理。
  他們又找到教育局,教育局回答:這是民辦學校,私人企業內部的事情,教育局不好過問太多。
  雙方爭論不止。學校希望教職工能改變之前決定。但教師都表態說:“要尊重小孩的意見”。
  7月4日,校長宣佈:集團的解聘還是要執行,但教師的工資一分都不會少。
  另外,有一位王姓老師的孩子去年報考了淮陰中學,這次一同被解聘。淮安中學一位陳姓教師因為同樣的理由被解聘。這次共有9名教師被處理。目前,他們都未拿到學校的解聘通知書。
  學校不能為了自己的追求就扼殺孩子的夢想
  一位曾在文通中學工作過的教師介紹,教師因沒有把孩子安排在集團學校上學而被辭退,最早始於2007年。
  2007年4月6日,江蘇省淮安中學教育集團頒佈了《關於強化集團兩校招生工作的規定》(淮集發【2007】1號)。文件規定:“集團全體教職工有義務支持學校的發展,凡未將小學成績優秀的子女送進淮安市文通中學就讀的教職工,凡成績優秀的子女中考統招第一志願不填報‘江蘇省淮安中學’的教職工,新學年學校將不予聘用,改製的老人員退回楚州區(記者註:現改為淮安區)教育局,由楚州區教育局酌情處理。”
  曾在淮安中學教數學的劉紅(化名)介紹,2007年,兒子中考成績非常好,當時集團董事長高尚梅專門打電話給她,希望她把兒子送到淮安中學讀高中。
  劉紅沒有同意。“高尚梅在電話里說,你很優秀,既然你小孩不在這裡,我們不留你。”
  8月,新高三的任職教師名單里已沒有她的名字。劉紅說,當時學校一位領導說,她的行為損害了學校經濟利益。
  最後,劉紅的檔案被送到區教育局,讓教育局重新分配。劉紅無奈出走,離開了淮安區。4年後,她的兒子順利考上了東南大學。
  劉紅說:“小孩有自己的追求和夢想,學校不能為了自己的追求,扼殺小孩的這種夢想。”
  2010年被文通中學辭退的一名教師至今還保留著學校的《解聘書》,解聘書上說他違反了集團的規定,“經校務會議研究決定新學年不再聘用,非常感謝你在本單位的辛勤工作。同時祝願你在未來有更好地發展。”落款時間是2010年7月13日。
  這一年被辭退的6名教師中,他們的孩子多數考上了南京大學、東南大學、四川大學等985高校。
  張強說,孩子之所以報考淮陰中學,是因為那裡教學環境好,每年只招1100人左右,學生質量高,孩子之間會相互影響,交的費用也少很多。“淮陰中學每年都有20多個學生能上清華、北大,升學率達90%。但是淮安中學這些年只出了一個考上清華的復讀生,連上南京大學的都比較少。”
  在採訪中,多數被辭退的家長都持同一種觀點:要尊重孩子的意願。
  一位賈姓老師介紹,當時學校也一再輓留,他的兒子也知道如果自己去淮陰中學讀書,父親要被開除,就表示可以不去淮陰中學。他看到兒子在卧室里悄悄流淚。後來,他態度非常明確地拒絕了學校。
  2011年被辭退的一位教師介紹,集團採用的高壓做法,確實讓一些教師選擇把孩子留在集團內學校上學,而且人數不在少數。這些教師多半敢怒不敢言。
   民辦學校為啥辭退骨幹教師
  文通中學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教師介紹,這些被辭退教師40多歲,在學校工作10多年,積累了好多教學工作經驗,一般都是學校的骨幹教師。骨幹教師對於民辦學校來說,“追都來不及”,而淮安中學教育集團為何卻要辭退他們?
  淮安中學教育集團董事長高尚梅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,這是集團的內部規定,已經執行多年。過去幾年,集團在學習、住房、生活等方面,為教職工及其子女提供了各種優惠政策,目的也是為了吸引他們的孩子留在本校就讀,將來為集團衝刺名牌大學。
  對於勞動合同中沒有對聘用條件進行規定,高尚梅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,這是雙方心知肚明的“約定”,合同雙方要遵守學校規定。在教師子女報考淮陰中學前,集團有關領導也挨個兒做思想工作,也慎重地跟區政府、教育局主要領導彙報,他們也很理解。因為區里也希望優質生源儘量留在本區讀書。
  7月16日,中國青年報記者聯繫高尚梅,其電話無人接聽,採訪提綱也未獲回應。後來記者撥打高尚梅的手機,手機已關機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又聯繫文通中學校長吳留兵,吳留兵表示自己在外地,不能接受採訪。
  淮安區教育局副局長高雲海稱,教育局並沒有收到學校專門的彙報,也不清楚教師是否被辭退。對於教師和學校是怎麼簽訂的合同,他也不清楚。
  淮安區教育局紀檢室陳主任則表示,她曾參與受理幾位教師的信訪。這些被學校解聘的教師,將由教育局人事科進行安置。但具體怎麼安排,她也不知道。
  淮安區教育局人事科的工作人員稱對此事不知情。
  淮安區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,按照《民辦教育促進法》規定,民辦學校在招生範圍和方式上有自主權,教育主管部門不好評判。“教育局沒有批准他們這麼做,但是至於合法性,我也不知道怎麼判斷,因為沒有這方面的文件可以參照。”
  北京博盟律師事務所律師候安春不認同教育主管部門的這一說法。候安春表示,《民辦教育促進法》規定民辦教育機構有招生自主權,但是教育主管部門的領導曲解了這一相關規定。靈活招生和限制該學校教師子女去該校就讀這是兩個概念。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,招生自主權當然可以有自主權,有招生方案,但是招生方案不能違反法律,這是兩個概念。學校可以在現行的《教育法》、《勞動法》、《教師法》的框架之下進行方案設計,但不能設計違法的方案。如果違法了,相關部門和執法機關當然可以進行執法監督。
  對淮安中學教育集團的行為,淮安中學(記者註:改製前)老校長陳廷偉表示“絕對不能這麼做”:這種做法有些狹隘,違背教育本質。陳廷偉說,如果要保證高中優質生源,完全可以向政府要政策,比如限制招生名額。如果通過開除家長的形式來留住優質生源,做法有些矯枉過正。
  本報南京7月31日電  (原標題:淮安9名中學教師被辭退調查)
創作者介紹

高雄居家清潔

oa50oayv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