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早上7點20分,本報連續報道了兩天的“藍花裙女子”終於現身,來到武漢市公安局軌道分局黃金口派出所,歸還了5月30日在地鐵4號線列車車廂內撿到的提包。
  “藍花裙”說——包還晚了非常愧疚
  雖然警方不願意將該女子的任何信息向媒體透露,但記者還是從其他方面瞭解到一些情況。
  該女子40多歲,武漢人,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屬工薪階層。她的工作性質沒有節假日,需要經常到外地出差,也曾在崗位上撿到過別人的包,並且歸還了。5月30日上午10點多,她從武昌火車站乘上地鐵4號線後沒多久,就看到有大量乘客驚慌地向她所在的這節車廂涌來,聽大家都在喊“快跑”,她以為發生了火災或是有人持刀砍人,當時腿就嚇軟了。她驚慌起身想跑時,腳卻崴了。她只有蹲在地上躲避,這時她看到了地上這個提包,便撿起來做為“擋箭牌”擋在頭上,後來她見大家都快跑光了,只有也跟著爬出了車廂。已被嚇得頭腦發懵的她就這樣直接跑回了家,緩過神才發現抱回了別人的提包。她打開包看了看,發現失主是個外地人,但她當天要出差,沒時間處理還包的事,就只有把提包放在家裡,自己到外省出差去了。
  6月4日上午10點多,仍在外省出差未歸的該女子在網上看到了本報尋找“藍花裙”女子的報道,知道失主正在急著找包,便連忙與黃金口派出所取得了聯繫,並答應馬上回漢還包。
  昨天早上7點鐘,女子從外省回到武漢。7點20分,女子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到黃金口派出所,主動歸還了撿來的提包。
  該女子來到派出所還包時神情不太平靜,說到激動之處還曾落淚。她沒穿撿包當天所穿的那件藍色碎花裙。所里民警為她做了筆錄,清點了現金、玉鐲、證件和眼鏡等財物。交出提包後,該女子說,提包還晚了,讓失主憂慮擔心了這麼多天,她感到很愧疚。
  兩天來,女子一直在關註本報對此事的報道,一有空就在手機上搜索“藍花裙”、“武漢地鐵4號線”等關鍵詞,家人也勸說她歸還別人的提包。
  失主說——沒有你們,我的包回不來
  記者從警方瞭解到,自本報等媒體對此事報道之後,就有市民驚呼“原來地鐵內的監控器這麼清晰”,這幾天來,地鐵4號線內的盜竊案也比前幾日大為減少。
  昨天下午6點10分左右,記者來到武漢市公安局軌道分局黃金口派出所門口蹲守。7點06分,一輛掛著“湘A”牌照的黑色吉利小轎車開進派出所。車上坐著的4名男子是失主葛先生的朋友。
  據葛先生的朋友劉先生介紹,自己和葛先生是湖南老鄉,得知葛先生要來武漢拿取遺失的提包,專程趕到派出所接他。
  劉先生還說,自己也一直在看報紙關註此事,本以為報了案就沒有下文了,沒有想到武漢的警方這麼給力,這麼迅速地找回了手提包。
  “我原來也在機場、火車站丟過錢包,還不止一次,所以這事發生後,我都勸他不要抱太大希望。”劉先生說,“確實要好好謝謝派出所的民警,他們太辛苦。”
  記者隔著門縫看見了正在辦公室內做筆錄的葛先生。晚上8點鐘左右,葛先生做完筆錄,從辦公室內走了出來,手中拿著先前在地鐵上遺失的那個手提包。
  “包內東西一樣都沒少。”據葛先生介紹,自己是中午得到警方電話的,晚7點10分左右,武漢市公安局軌道分局黃金口派出所副所長胡立新,專程趕到武漢火車站把葛先生接回派出所。
  “謝謝你們,謝謝胡警官,當初在我最落魄的時候借給我100塊錢。”葛先生說,自己下午一見到胡警官就把這100塊錢還給了他。
  葛先生說:“東西找回來了,我特別地開心,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,軌道分局的警察還有媒體的朋友,沒有你們,我的包回不來。”
  記者:“您有清點包內的物品嗎?”
  葛先生:“包內所有東西都在:1萬1千塊錢,我準備帶給老家朋友的玉手鐲,還有我的身份證。”
  記者:“您有沒有什麼想對‘藍花裙’女子說的?”
  葛先生:“我想說,她把包給送了回來,我決定原諒她拿走手提包的事情,不再追究了,得饒人處且饒人嘛。第一天我還有點怨恨,現在沒有了。”
  記者李紅鷹 見習記者張揚
  網友說——莫做這種嘎巴子事
  新浪微博@武漢平安4號線:【地鐵揀包女子露面還包】5月30日在地鐵4號線撿拾手提包的女子,於6月5日上午來到派出所主動交還。警方已聯繫失主葛先生來漢辦理交接手續。
  昨天下午3點47分,當黃金口派出所通過新浪官方微博公佈這一消息後,廣大博友頓時沸騰起來。
  @武漢治安:知錯能改,善莫大焉。
  @z小明童鞋z: 一切塵埃落定,總算有個圓滿的結局。“碎花裙”不論過往,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。
  @徐_強強:換我也會還回去。為什麼呢?因為頂不住輿論壓力。
  @主播吳侃:真心誠意地提醒“碎花裙”和有類似想法的伙計們,再莫做這種嘎巴子事情了!我相信您家們都是好人!  (原標題:“藍花裙”昨將提包送交警方)
創作者介紹

高雄居家清潔

oa50oayv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